「能谈谈吗?」

「嗯…好?在这里吗?」

看着又是突然出现的一个人,大家都默默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,好在这次顾程直接带着那个女人进会议室去了,空气里的气氛才稍微放松了一点。

虽说如此,此地不宜久留,主管看着两人被会议室的磨砂玻璃吞没,当即带头拿上钥匙走人。反正弄坏了东西不是自己修。

这几天面对自己时虽然还是规规矩矩,但语气、眼神里总能找到一股谐谑的味道,本来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,今天只不过来了另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就敢在研究所目无尊长,可怜自己也只敢心里说说而已。

「这次,终于结束了?」

「差不多,就那样咯。」

「那」察觉到了会议室外不断离去,艾晴伸出了双手「抱!」

「不要不要不要」顾程招来一面幕墙隔在中间,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。

「你走了,也不通知我一下。」,「还给我!」

本来还以为是真不知道,果然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「所以他还在的时候,你也敢朝他要抱抱?」正当顾程打算送客的时候,思维一滞。

「你明明可以救他的!命令他活下去啊!你不是老大吗。」似乎是从歇斯底里的状态中走了出来,泛红的双眼依旧死死的盯着顾程, 「你可以救他的。」

一整恍惚之后,顾程依旧控制不了肢体。塑性防护是面对常规武器最后的保障, 不至于还没见到 5 号就把生命浪费在界内冲突上。

可惜面前是一把一起活过来的剑,宝剑。

本就只期望阻挡一时的幕墙不堪重负,艾晴的双手已经握上了顾程的脖子,才重生几天的人偶,迎头撞上死亡。

「诶」

顾程的尸首被光点替换,排列成一个蜷缩着的人形。

「哦,哈啰?」以原本姿态出现的 IV 看着艾晴,「有什么事吗?」

「我以为你出去了,就,过来看看。」

「过来杀我老大啊?」

「非要打岔吗?」

「这是用来杀我的诶!结果你过来乱搞?」不会读空气•刚睡醒• IV 继续作死,「她待会儿自己会复仇,我出去转转。」

艾晴不管这么多,一言不发把她按回椅子上,IV 倒是白了她一眼,然后留下一句等着吧就又闭眼睡去。

等了有十多分钟,全副武装的顾程匆匆出现,椅子上睡着个自己,守在门口的艾晴则如释重负。看着几分钟前的杀人凶手全无防备,顾程选择手动宕机。

「老大!」IV 一跃而起,站到顾程身后,「打她!」

顾程却勒住 IV 的脖子往前一扭,「喏,交给你了,处理完给我打个电话。」